小说九九 > 等待是件小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除了同居或婚姻关系之外,其实一个人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就是这样了。

  每天睡醒、起床、上班、下班、解决三餐,不忙的时候正常打卡,在街上吃碗卤肉饭喝碗贡丸汤配一碟三十元烫青菜然后回家,忙起来的时候伏案卖命,赶最后一班捷运车次夜归,期间努力保持清醒注意妇女自身安全以及……咳,总之并且当心别在等大楼电梯的时候打瞌睡,一脑袋砸到墙上去。

  ——然后等待每月初发薪日,缴完所有应缴的拉拉杂杂帐单后,再挤出一小笔微薄得可怜的养老金去定存,最后手头上那几张千元大钞就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

  幸好有健保制度,不然临时再来个感冒发烧脱臼骨折之类的意外医疗费支出,她就得活生生体会一把什么叫贫病交迫、在大雨中对老天伸出尔康手的滋味了。

  但她敢打赌,就算没有健保制度,周颂和他那个圈子里的朋友也永远不用为这些重要的鸟事担心。

  ——每每想到这里,她都觉得自己骨子里的酸民DNA濒临爆发,几乎遏止不住上网狠狠抒发一顿酸言酸语、大举抨击社会不公我辈蚁民何时能出头天的冲动。

  为什么呢?

  因为周颂及他圈子里的朋友,个个家中背景一整串排列下来非富即贵,不是当大官的就是赚大钱的,这也造就了他们这一批最傲人最狂跩的「富二代、豪三代」。

  周颂随便一个钥匙圈都是MontBlanc限量版的,全球只有三个,上次落在她套房里,害她神经紧张到得用密封袋装起来塞进马桶水箱里……小偷也许最不会想去偷的地方。

  后来他来了,她还得用一碗满汉大餐支开他,才敢偷偷摸摸从水箱取出来,一脸光明正大毫不心虚地还给他。

  ……她怕周颂知道了自己把他的钥匙圈藏在「那种地方」,肯定二话不说满脸嫌恶就把钥匙圈往垃圾桶扔!

  没办法,名门公子哥的高贵傲娇坏习惯和臭脾气,一是拒绝所有物被玷污,二是拒用廉价品。

  话说回来,她至今仍深深好奇一件事……严格说来她也是「廉价品」,怎么周颂用起来就一点也不违心呢?

  「周公子口味殊异,」她撕开了来×客的纸碗盖,边按热开水注入边喃喃,「简而言之,都是孽缘啊。」

  不过思及周颂他拥有的超强床技,惊人的体力与续航力……咳,鹿鸣觉得自己真的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再说人家会投胎是一门高深技术,从小到大接受豪门菁英式教育也不轻松,身上背负着随随便便都能养活几万人的家族企业之兴衰的沉重责任,重点是不但很会赚钱还很会玩,天天当空中飞人跨越各国分公司开会视察之余,还有精力和体力时不时一年就安排个三五趟极限挑战运动之旅。

  周颂以及他的朋友陈定等人,就是她这种小老百姓只能仰望的,神(或神经病)一般的存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