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等待是件小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5 页

 

  林妲闻言畏缩得更厉害了,这个男人深沉狠戾的目光几乎比厉鬼还叫她生惧。

  「您、您是颂少?」林妲脑中闪过了一个可能性,倒抽了口凉气,眼底惶色更深了。

  「喔,原来刘彦已经告诉你了,所以你是来道歉的?」周颂冷漠地看着她,「小鸣原谅你了吗?」

  「没……没有。」林妲心虚地抖着唇,更害怕了。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他眼底不耐已逼近凌厉。「碍小鸣的眼吗?」

  鹿鸣被他护在高大强壮的肩背后,有一刹那的恍惚心悸,随即回过神来,也不知是该好气还是好笑。

  虽然他的英雄救难迟到了半年,放在此刻显得有点荒谬可笑,甚至有点瞎搅和,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只有一丁点。

  「咳。」她拍开了他,轻描淡写地道:「她是来求我帮忙的。」

  「小鸣,你就是太容易心软了。」周颂对上她,眼神瞬间柔和了下来,怜爱宠溺地低声道:「对于伤害过你的人,就该叫她有多远滚多远。」

  「阁下丰功伟业也不少,现在还不是一样站在这里?」她抱臂似笑非笑。「也没见你滚多远啊!」

  周颂顿时哑口无言,原本高大威武的身子微微瑟缩,鹿鸣彷佛看见了某种大型动物萎靡可怜的地垂下耳朵的模样……

  她努力压抑下嘴角频频上扬的冲动,转而望向惊惧的林妲道:「二楼左转最后一个房间,不含早餐一千五,爱住不住。」

  「我要住我要住!」林妲抱紧了行李袋,满眼感激急忙点头。「鹿鸣……真的谢谢你。」

  她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等林妲上楼之后,回头就对上了一张满满委屈的英俊阳刚脸庞。

  「为什么她有房间住?」周颂深邃好看的黑眸盛满哀怨,「我还是病人,我就得住帐篷?」

  「那帐篷不是你自己搬来的吗?」她挑眉。

  「小鸣,你都原谅她了,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他咕哝。

  眼前威猛魁梧的大男人活似二货哈士奇附身,蠢萌得令她不忍卒睹。

  「我没原谅她。」不知不觉间,鹿鸣的语气已经软化一些些,但态度依然坚定。「至于你,也没什么好原谅不原谅的,我已经说过了,我们各自放生,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很好。」

  「不好,没有你的生活,一点也不好,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就这么决定了。」他不管了,就是死皮赖,死缠烂打也要巴着她大腿不放,什么男性尊严,能吃吗?能卖钱吗?能有暖暖软软的女朋友抱吗?

  「你——」她一时气结。

  周颂是狠下心的不要脸来了。

  他那么大只,鹿鸣推也推不开,打也打不走,最后只能气喘吁吁怒目而视自暴自弃地由着他在民宿一楼客厅驻扎了下来。

  说驻扎还真是字面上的意思,因为他大爷就大摇大摆地把外面的顶级帐篷搬进客厅,甚至还塞不太下,直到挪开了一个柜子才勉强摆得平。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