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债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宫中刑堂总管嗤声笑了笑,“何必那么麻烦,咱们随意替他写写不就成了?”

  “三少爷,您是打算认分点自个儿写上呢,还是由我等来代劳?要知道,若是让我等动手,到时可就不保证我们会许下什么愿望了,哪,你说该是涂炭生灵好呢,还是再许出个混世杀神来好?”杜衍仲摇头晃脑地说着,看似因选择过多而好不烦恼。

  听着他和斐冽一般不在乎人命的建议,斐然隐忍地深吸了几口气,不得不在这当下选择拉下脸来低头。

  “我写。”

  “这才上道嘛。”杜衍仲笑笑地命人解下他右手的锁铐,“来。”

  斐然动了动因长时间被高高系于墙上的右手一会儿,待到指尖的麻木感总算消减些了后,方抬起手,就被杜衍仲以刀割破了他右手的食指,然后强行放在那张由两名刑堂管事所摊开的魂纸上。

  乍一看与普通纸张没什么差别的魂纸,在斐然的血滴落至纸面上时,吸入新鲜血液的纸张,就像只贪婪的兽,正渴望着更多的由野心和愿望所带来的血腥,素净的纸面缓缓泛起一道道宛如琉璃般的彩光,似是在尽其可能般地勾撩着人们的心神。

  斐然只稍稍迟疑了一会儿,便在杜衍仲催赶似的目光下扬指写下他的心愿,接着马上就被杜衍仲给拍开了他的指尖。

  “行善助人,造福人间?”杜衍仲不满地皱着眉,“这是哪门子的鬼心愿?”谁人没有私心,谁人又不在乎功名利禄?天底下有哪个得到魂纸的人会许这等无私又愚蠢的愿望?

  “我乐意。”

  “至于代价嘛,小子,你能付出什么代价?”杜衍仲压下满心的不快,不受挫地继续开口,“听说王爷的亲卫代王爷许愿时,有人给了一双眼,有人则成了哑子,有人甚至连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奉上了……”

  斐然不言不语地任由他与刑堂上的人们恶意嘲弄,也丝毫不在意将会被迫付出什么代价,生来就倔强的性子,让他就像只即使被狠狠压着头也不肯喝水的牛,哪怕来者再硬再狠,他就是无动无衷。

  岂知他这副倔着性子的模样却勾动了杜衍仲的心思,他转眼想了想,放软了音调,格外和蔼可亲地问。

  “听这些刑堂管事说,你拒绝为王爷留下血脉的原因,是因你嫌弃?”普天之下敢如此堂而皇之鄙视斐冽的人,恐怕也就唯有这不知天高地厚,且丝毫不感激生身之恩的臭小子了。

  “是嫌脏。”斐然冷冷轻哼,转首不屑地看着他们这一票属于斐冽麾下的走狗,“身上流着那疯子肮脏污秽的血统,想想就够令人作呕了,我巴不得让那疯子的血脉就断在我这一代。”

  “哟,是吗?”杜衍仲不以为意地挑着眉,“既然你不打算留下血脉,那不如就让我成全你这愿望吧。”

  成全他的愿望?

  斐然防备地看着他带着不怀好意的凉笑,一把抓来他犹流着血的手,捏起他的指尖,恶意地在魂纸上替他书上两字作为代价。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