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债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事实上,一如达礼先前所料,在次日斐然带着他俩光临城主府时,迎接他们的,除了在场与宴者满面惊喜与讶然外,宴会席上,就属那位主办这场寿宴的南济城城主周漕雁脸上的笑容最是刺眼。

  很不耐烦来这种场合却又不得不来的斐然,在漾着假笑打发了一波波前来拉拢关系、或赶着来攀亲搭戚的宾客后,方才落坐欣赏台上伶人们的歌舞不久,他就感受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

  台上吊着嗓子唱着江南小调的伶人们不知是何时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衣衫轻薄、身材姣好,令台下众人两眼放光的舞姬。

  在漫天飘飞的彩缎,与飞扬的衣袖和舞动的衣裙中,那一道如影随形纠缠了他一晚的目光,已是令迫不及待想去办他事的斐然烦不胜烦,他抬眼看去,就见在主座之处,那个听说是今日生辰的周漕雁之女周菲,正绯红着面颊,目光瞬也不瞬地望着他,伴随着她身旁城主父亲周漕雁的刻意纵容,她几近失态地紧盯着他瞧,在她那双不遮不掩的赤裸裸目光中,那掩不住的兴奋与势在必得的神态,当下令斐然倒尽了胃口。

  那女人是怕恶心不到他不成?她也不想想,她还是个未出阁的闺女,居然半点闺誉也不顾,就这么大剌剌地在此等场合以贪婪的目光瞪着他瞧。君不见坐在她身旁周遭的贵妇们,此刻都蹙着眉巴不得坐离她远点了,可她却像看不见四下反应似的,仍是一迳地以想要将他生吞活剥的目光看着他。

  “南济城民风如此令人作呕?”斐然恹恹地扔下了手中洁白的象牙筷,席间本就没进什么吃食的他这下更是没半点食慾了。

  知书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还不都是某位城主给纵出来的?”敢打他家三爷的主意?那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城主小姐,她太不了解他家表里完全不一的三爷是有多洁癖兼小心眼了。

  “听说这位城主大人近来与西苑国走得很近?”斐然转眼看向席间南济与宴的众官员,只见他们不但对台上香艳得踰矩的歌舞全然习以为常,还各自左拥右抱一名歌姬或舞姬,堂而皇之的在他这名皇爷府出身的然公子面前恣情纵乐。

  知书以看死人的目光缓缓看向席间的宾客,“不仅如此,西苑国朝中似乎还有人为他疏通一二。”

  “他打算叛了我原国?”

  “据探子回报,至今仍找不到确切证据。”不过,在今晚过后,或许就连什么证据也都不需要了。

  早在开席前就去打点一切的达礼,在斐然就要捺不住性子想走人时,悄悄来到他的身后低声禀报,而一旁的知书则是在斐然拿起桌上的酒杯欲饮时,连忙一掌按下他的手。

  “三爷。”知书皱眉地瞪着他。

  斐然不以为意地拨开他的手,举起手中明显掺了好料的酒杯晃了晃,泛着琥珀色的酒液在酒杯中旋了一圈又一圈,在大厅众多的烛光下旋转成一种妩媚诱惑的色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