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债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0 页

 

  “说到吃这一点……”他怀念地舔舔唇角,“待开春后,咱们再回皇爷府打打牙祭?”也不知是极山道观的地理环境有问题,还是近墨者黑的缘故,近来素菜吃多了,他也变得和她一样时时都想着吃肉。

  她不以为然地挑高一双黛眉。

  不是打牙祭,而是去打劫皇爷府的厨房吧?都已经被斐思年给踢出来一次了,他还敢再带着她回去挑战那只笑面虎?

  窗外的大雪不知是何时停了,斐然起身去推开窗扇让室内通通风,外头携着寒意的风儿吹进了房里时,也携来了斐然的低语。

  “善善。”

  “嗯?”

  他沉吟了一会儿,“找个时间……跟清罡真人说说我俩的事吧?”

  “好啊。”她平平板板地应着,没有丝毫激动的情绪。

  “好……”他旋即转过身,满脸错愕地问,“等等,你说什么?”

  她再重复一遍,“好啊。”

  “你就这么轻易的答应我?”他还以为她要考虑一段时间,或是会给他出些什么难题,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爽快?

  尚善神情自若地问:“我得再矜持一下?”

  “你究竟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可不仅仅是在向她剖白他的心迹,他还想正大光明地将他俩的关系更进一步,他这是在向她提亲,她懂吗?

  “知道。”她不傻不呆,更不是没感觉的木头人,天底下哪有魂主魂役的关系是像他们这般的?

  他忐忐不已地按着狂跳的心口,“那……”

  “我赖定你了。”尚善两手拉下他的面颊,在他的唇上咬了一记,“你欠我的,你这辈子永远都还不完,在你寿终之前,你休想再丢下我一回。”

  斐然一手抚着被咬痛的唇,傻愣愣地沉醉在人生中一直求而不得,如今却已握在手心中的感情。

  只是在男人堆中住惯了的尚善,远远比他更加不懂什么浪漫旖旎的情调,都不留时间再让他继续感动一会儿,她就又将他给拉回残酷的现实里。

  “对了,既然你要告诉我师父,我建议你还是事先准备一下比较好。”嗯,依她看,她还是先去向师公要一些专门用来治疗的黄符好了。

  “准备什么?”怎么他的背后忽然有股凉意?

  “伤残的可能性。”虽说清罡是不能伤他性命,但断手断脚还是可以的。

  “……”

  第8章(2)

  斐然偷偷摸摸地蹲在大殿玉阶下方的暗处,屏气凝神地等待了许久,在等到了蹑着步伐朝他跑来的尚善后,他小心地将她拖进阴影里,伸首看了看四下,压低了音量附在她的耳边问。

  “如何?”

  尚善抹去额上因奔跑而沁出的汗水。

  “师公已经把我师父带去十二师祖那边打牌了。”拿出两包知书偷渡上山的牛肉干贿赂清远真人这个内应后,她家那个最是尊师重道,从不敢违抗师命的师父大人总算被引开了。

  斐然握紧她的手朝她重重一点头,“咱们走。”

  “等等,守在山门那边的三十九师祖怎么办?”下山的路可不只她师父这一关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