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债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4 页

 

  他与尚善的婚事,虽然清罡真人是勉强同意了,可清罡真人却也同时抛给了他一个很要命的难题。

  准备再次前往厨房偷袭的尚善,在路过他身边时,很不讲义气地大力拍着他的肩。

  “鼓起勇气,我看好你哟!”

  “……”她说得简单,反正到时会被他大哥砍死的人又不是她。

  刚自皇宫回来的斐思年,在准备回自己的院子里休息时,远远的就看到自家小弟又像个呆瓜般地坐在大门上,摆出那副打从他回府以来,就一直维持着时而忧郁时而烦恼的德行。

  “你究竟是怎么了?”斐思年来到他的面前,实在是想不通有什么事可以令他困扰成这样。

  “大哥……”斐然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又很快地甩开,“我想问你件事。”算了,选日不如撞日,干脆就在今天豁出去了。

  “说。”

  “我可以入赘吗?”

  斐思年当下脚下一滑,差点就没能站稳,他难以置信地瞪着这个可能在山上吃素吃昏了头,脑袋还应该被门板给狠狠夹过的小弟。

  “你再说一次?”这小子他疯了吗?他是什么身分?身为原国小皇帝倚重的臂膀、名扬天下的然公子,他居然……想、嫁、人?

  斐然缩着颈子,怕怕地看着他眼底正蓄起的狂风暴雨。

  “清罡真人说,我若要与善善在一起,我就得入赘至道观……”

  斐思年一把提起他的衣领,再三确认地问。

  “你可知这代表什么意思?你确定你真想清楚了?”虽然两情相悦是好事,但那并不代表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了。

  前有恶龙后有心爱的母老虎,斐然义无反顾地点点头。

  “已经想得够清楚了。”都已被清罡真人格外用力的“照顾”那么多回了,他有胆子不答应吗?

  “你的尊严呢?”恨铁不成钢的斐思年,揪紧他的衣领使劲晃荡。

  “水沟里。”人都快被打死了还讲什么尊严?活着比较要紧。

  “节操呢?”他不敢相信一手拉拔大的小弟就这么自暴自弃。

  “碎了。”在绝对的恶势力面前,一切的反抗,都只是天边那一朵美丽的浮云。

  “……”可以掐死他吗?

  就在斐然被人提在手上,都快被大哥恶狠狠的目光给杀死时,府内掌杓大厨的洪亮吼叫声,远远地自院外传来。

  “站住!把老夫的火腿还来——”

  他俩齐齐转首看向院外,片刻过后,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是跑去厨房打打秋风,顺便扛走一整只火腿的小善善,紧接着出现的,果然又是提着菜刀狂追着她的大厨。

  “小弟,你老实告诉大哥。”斐思年两掌放在他的肩头上,语气万般沉重地问:“你究竟是想当她的丈夫还是当她的爹?”

  “可以都当吗?”斐然状似为难地思考了一会儿,很是贪心地问。

  “啥?”

  他还煞有介事地点着头,“两个愿望同时满足,多省事。”

  听完他这等连生孩子都可省事偷懒的言论,斐思年额上瞬间蹦出吓人的青筋,他一贯温和示人的表相,在今日终于宣告崩裂,他气急败坏卷起衣袖追着自家小弟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