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驸马难追(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十一章 设局陷害清白不保(1)

  早上巳时,一辆马车停在驿馆门口,说是前来接拓跋修云前往灵泉寺的,然而他却发现这是永泽王府的马车。

  车帘掀开,只见熙淳坐在里边,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表哥早,今日到灵泉寺上香,我与表哥一道去,表哥不会觉得奇怪吧?」

  拓跋修云不动声色地上了车,待坐稳之后方答道:「的确有些奇怪,怎么来的不是礼部的人?」

  熙淳道:「礼部的人已经前往灵泉寺了,我叫他们不必来。」

  「妹妹可是有话要与我讲?」拓跋修云大概猜到了她的心思。

  「表哥真是聪明,」熙淳点头,「我也不兜圈子,实话说了吧,今日的确有一桩要事得私下对表哥讲。」

  他问:「与夏和有关?」

  她浅笑道:「正是,看来表哥也察觉出了什么。」

  「昨日宫宴之上,你与夏和针锋相对。」他望着她,「看来这些年你们两个处得不太好。」

  「表哥怎么不问问为何我与她关系不好?」

  「你们女孩子的心思甚是古怪,我哪里猜得到。」他微笑中带点无奈。

  「女子最要紧的事无非是那几样,」熙淳提示着,「如今我与夏和都到了该婚配的年纪,表哥还猜不出来吗?」

  拓跋修云挑眉,「总不至于是喜欢上同一个男子吧?」

  她回答,「没错,差不多。」

  拓跋修云脸色一阵煞白,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依旧笑道:「怎么可能,怕是妹妹误会了吧?」

  「误会?」熙淳咬了咬唇,「我已求皇上赐婚,她却横插一脚,你说这是误会吗?」

  他没因她的话乱了心思,沉着地问:「你们脾气向来不和,会不会是夏和故意捣乱?」

  「表哥以为夏和这些年还对你念念不忘?」熙淳讽刺着,「她这个人朝三暮四,早已把你忘到九霄云外。」

  他连忙反驳,「这不可能,当年我临走时,我们说好的……」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她才多大?」熙淳瞥他一眼,「况且她前几个月从马上摔下来,像变了个人似的,哪里还记得这些前尘往事。」

  「她记得我,」拓跋修云强调道:「昨日在御花园中碰面,她从树上摔下来,那模样、那感觉,跟当年半点不差……」

  「那你可知道她这两年天天围着杜侍郎转?」她语气忿忿,「每日在御学堂悄悄画杜侍郎的画像,故意提些古怪的问题引得杜侍郎注目,课后缠着杜侍郎问东问西,这些我可是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

  他皱着眉道:「杜侍郎?是礼部的杜大人?」

  「对啊,」熙淳哼道:「你当她今日为何要去灵泉寺?真的是为了跟你叙旧?其实是看到杜侍郎去了,她就想跟去。」

  拓跋修云坚持地道:「夏和不会这样待我的,她说是来叙旧,就一定是叙旧。」

  「为了跟我争杜侍郎,她那天还打我,整个宫中都传得沸沸扬扬,表哥你去打听打听,就知道我所言非虚!」熙淳故意说得难听,「皇上还特许她出宫与杜侍郎幽会,也太宠她了,连皇后娘娘都有怨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