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驸马难追(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他沉着脸道:「无论如何,今日见了夏和再说,我要听她亲口说。」

  她道:「表哥你可得把她看牢了,说白了吧,我这趟也是为了杜侍郎去的,不如你我协力将他们两个拆散了,省得日后麻烦。」

  「拆散?」拓跋修云凝眸,「熙淳,你打算如何?」

  熙淳颇为得意地笑道:「表哥,我已在灵泉寺安排好了一切,你只须依我的法子行事便可。」

  拓跋修云眼中闪过一丝异光,似犹豫,似赞同,迷离不定。

  他腹中的盘算,熙淳捉摸不透,但她知道至少他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他没有再说话就是个好现象。

  灵泉寺,又名「苔寺」,因满地生了青苔,如地毯般厚厚一层,晴天时,阳光洒在其上,闪耀着奇幻光泽;雨天时,青苔湿润鲜嫩,别有氤氲之色。夏季,碎花落在其上,闲情点点;秋季,枫叶层层而覆,色彩斑斓。

  青苔成了灵泉寺的标识,善男信女前来上香,一则为了祈福,二则也是为了观赏这番美景,不过香客多了,寺内住持怕青苔被贱踏,于是立下规矩,入寺前要在山门外抄写一遍心经,如此阻断了人流,也让人能静下心来,预备礼佛。

  今日安夏等一行人微服出巡,做平民打扮,并不声张身分,希望能与普通百姓一样入寺参拜,也不扰了这灵泉寺的幽静。

  住持早已得到宫中通传,知晓他们的身分,特许两位公主与修云皇子不必抄写心经,由礼部官员代劳即可,于是杜阡陌与余子谦止步于山门前,在长长的石桌旁坐下,就着寺院所给的笔墨开始书写佛经。

  熙淳忽然道:「我在这里陪杜大人他们吧,表哥,你与夏和先上去。」

  安夏一怔,没料到她会如此提议。

  「夏和,你不是说要与表哥叙旧吗?」熙淳又笑道:「等会儿礼完佛,你们可以先叙叙旧。」

  这话也有道理,安夏的确想找个时间单独与拓跋修云聊一聊,不过她总觉得熙淳今天透着些古怪,那笑容中似乎有一种诡异感。

  她悄悄望了望杜阡陌,只见他正提起笔来,不过似乎有刹那恍神,沾了的墨汁险些滴在纸上。

  得知拓跋修云要向她提亲的事,杜阡陌的心中是否有些介意?他会吃醋吗?还是他根本不在乎?

  安夏实在猜不透他的心思,他也什么都不肯对她讲……不,他对任何人都不会讲,就算萧皇逼问他,他大概也是这副沉默的样子。

  这样的男人如同铜墙铁壁,她要如何爱他?要如何让他爱上自己?安夏突然有些迷茫。

  拓跋修云道:「夏和,我们先上去吧。」

  安夏没有拒绝,转身随着拓跋修云步上了长长的云阶。佛殿就建在云阶之上,四周环山,寺庙的钟声在山间回响,更显此处空旷清幽。

  安夏入得大雄宝殿,在佛前跪拜之后,燃香念诵了一段祈祷文,并做了回向,而拓跋修云却只站立着上三炷香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