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爷儿不敌娇娘子(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贺关挡不了他的破嘴,只好出声喊,「来人!」

  魏旻迅速进屋,像抓小鸡似的揪着贺盛的后领,把人给拎了起来,无视他的前襟卡住他的喉咙,害他吸不到气,一张脸憋成青紫色。

  屋里的对话,魏旻全听见了,虽然要把贺盛的话组织起来有些困难,但要理解他让爷有多愤怒并不难。

  伤了爷,还敢让爷生气,贺盛肯定觉得自己活得太畅快,所以……

  扬手,魏旻把他丢给府卫,道:「割掉舌头。」

  何必留着那三两肉为祸?他不是很想活吗?没有舌头这个祸根,他肯定能够长命百岁。这个主,他作了!

  屋里一片沉默。

  陆溱观垂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贺关,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

  片刻后,她抬起眼望着他,低声道:「你是不是该解释些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他并不习惯长篇大论,只是这件事,需要他用长篇大论来解释。

  半个时辰后,陆溱观凝视着贺关的眸光充满浓浓的难以置信,他是在记忆中淡了颜色的糖果哥哥?

  她的胸口起伏不定,心脏狂跳,记忆喧嚣。

  她记得的,记得他每次来家里,她的兜里就会有一袋好吃的糖果,他喜欢跟爹娘说话,而她喜欢窝在他怀里,她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她晓得他的怀抱很舒服温暖,所以宁可无聊,也要让他抱着。

  抱着抱着,听着听着,她睡着了,他是她童年最幸福的摇篮。

  糖果哥哥出现那年,她三岁;糖果哥哥离开那年,她五岁。

  她说过要当他的新娘子,他应了,说等她长大一定娶她回家。

  她说过,会一辈子待他好,他应了,说他会待她更好。

  她曾经那样地喜欢他,喜欢到两天不见,就会隐隐叨叨个不停,可是他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她每天拿着长凳站上去,攀在围墙边,远远地看着墙外街道,心想,会不会他又从街的那一头走过来,递给她一袋糖果?

  一天天,她的思念化成泪水,她常常想着想着、想出心痛。

  那时,娘像自己教水水的那样,告诉她说: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既然终归要别离,为什么不记住快乐的时候?

  娘说:人人都不爱悲离,只想欢合,可没有分离的哀愁,又怎么会有相聚的快乐?

  娘说:成长就是一边得到、一边失去的过程。

  娘说:缘分未到,纵使历经千劫也无法相遇,缘分到了,便是天涯海角,也能走在一起。

  可是等待的岁月那样漫长,她一点一点失去希望,直到某天,系在兜里的玉虎不见了,她渐渐将他淡忘。

  贺关说:「十八岁艺成回京,我向父皇要求赐婚,知道我想求的对象只是个十岁女童,贺盛恶意嘲笑,但在父皇面前,他非但没有反对,还大力为我说话,最后父皇同意让你当我的侧妃。」

  「他有什么目的?」陆溱观一语中的。

  「你外公是宫中太医,小时候陆婶婶经常进出宫中,意外结识皇兄,当年她并不知道皇兄身分,两人性情相投、情感深厚,皇兄心知两人身分相差太远,想尽办法为陆婶婶筹谋,只盼能结成佳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