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爷儿不敌娇娘子(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意外地,陆嬉嬉也遇见贺盛,贺盛惊黯,为争夺佳人,手段层出不穷,皇兄的身分因此曝光,陆嬉婿退缩,她告诉皇兄,宁为贫人妻、不做富人妾,她说:‘请原谅我的自私,比起爱情,我更珍爱性命。’为断绝皇兄的感情与贺盛的妄念,陆婶婶与陆叔叔订下亲事。

  「贺盛知道陆婶婶对于婚姻的态度,刻意促成此事,刻意让陆婶婶亲口拒绝我,如同拒绝皇兄那般。他成功了,圣旨尚未出宫,陆婶婶闻风,便为你与程頼订下亲事。」

  陆溱观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些经过,她一直以为娘是因为她笃定坚持,才早早替她订下与程家的亲事,可就算这样,他怎么能就此放弃?

  「我不想放手,直到亲眼看到你与程祯相处融洽,且四目相对间,你已经不认得我,我想,时间会改变许多事。」

  他的落寞扎着她的心,终究是她的错,她忘记他,忘记承诺……

  寂寞的独生女,有个祯哥哥出现在生活中,他聪明风趣,时刻相伴,于是糖果哥哥渐渐被祯哥哥取代。

  陆溱观苦笑,原来失之交臂、错身而过的遗憾,竟让人如此难受。

  她从荷包中取出他给的小玉虎放在桌上,推还给他。

  「谢谢你,糖果哥哥,这些年来,在最辛苦的时候,我都没有忘记相信自己是最好的。」

  看见玉虎,贺关猛地抬眸,所以她没忘记自己?她还记得他说过的话?

  他属虎,玉虎是出生那年母后为他系在颈间的,那年他想变得更强,想保护亲人,他决定出京学艺,离开前他把玉虎挂在她身上。

  陆婶婶强烈反对,她知道收下那只玉虎代表什么。

  陆婶婶很喜欢他,但她清楚他的身分,知道三妻四妾是他的权利也是责任,她不想让女儿成为之一,不愿让阿观收下。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说:是借的,我不在,有玉虎保护阿观。

  见陆溱观泪流满面,陆婶婶这才让步。

  贺关又道:「我还说过,我是阿关、你是……」

  陆溱观接下他的话,「我是阿观,关观相护,你会护我一辈子。」

  还以为记忆早已湮没在光阴中,如今方才晓得它们依旧鲜明,原来过去只是被尘封,原来尘埃扫除,他对她的维护一如过去。

  贺关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肩膀,居高临下地对她说:「这句话,永远有效。」

  她明白了,所以雪地疾行时他出现;所以困境挣扎时他伸手?,所以她一路来到蜀州,一路平安顺遂,所以魏旻、采茵来到她身边。

  她忘记他,他却从未忘记过承诺。

  陆溱观彷佛又回到三岁那年,有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离开程家,她就做好独立打算,可是老天给她送来一根大柱子,让她忍不住想要依靠。房里传来朗朗读书声,水水和阿璃正在念书。

  陆凑观不懂,两人程度相差那么多,阿璃为什么非要水水跟着?

  贺关说:「那时你更小、更不懂,可抱着你听婶婶上课,我心里欢喜。」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