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爷儿不敌娇娘子(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陆溱观笑了,一个木头似的男人,随口一句欢喜就甜入人心。

  她这才知道,都市规划竟是娘教他的,除此之外,娘教他的本事可多了,经营管理、发展组织、知人善用等等,他说她娘比太傅更厉害。

  「我娘怎就没教我那些?」她不解地问道。

  「许是你没兴趣。」

  陆溱观噗哧笑出声,是啊,那时娘和贺关一开始聊,她就睡得不醒人事,对她而言,那是天底下最好的催眠曲。

  「你离开后,我哭得很惨,娘为了让我转移心思,开始教我医术,娘说我比爹更有天分,爹不服气,坐下来和娘辩论医理,一谈就是两、三个时辰,我才晓得娘的医术比爹更好,可惜受限于身子羸弱。」

  这点,贺关同意。

  「你怎会经常到我家?」陆溱观又问。

  「因为陆婶婶见识不凡。」更因为那个老挂在他背上、窝在他怀里的小女娃儿。

  他在陆家感受到亲情温暖,感受被看重的自信,感受幸福快乐的滋味,从此便恋上爱上,一天不出现,便难受得紧。

  「后来你为什么离开京城?」

  贺关回道:「夺嫡之争越盛,没有实力就无法保护亲人。」

  「那些年,对你很重要吗?」

  贺关点头,他的运气很好,拜在师父赵震邦门下,赵震邦曾是父皇重用的武将,曾为朝廷保住半壁江山,可后来得罪文官,一怒之下,挂冠求去。

  皇兄为他访得赵震邦下落,他千里迢迢找到他,软磨硬泡终于得到赵震邦的首肯,传授他一身武艺与兵法。

  「没有那些年,我无法助皇兄上位。」

  「那些年对我也很重要,我勤学娘的医术,我在师公的手底下学了几年功夫,虽不能学以致用,但是很有成就。我曾问过我娘,‘女子不能抛头露面,若不能行医,为何要浪费力气?’」

  「力气不会白白浪费。」贺关接话。

  「我娘也是这样说的,她说流下汗水必会收获,她说即使亲如父母也无法保我一世顺遂,在最艰困的时候,可以助我一臂之力的,不是银钱、不是丈夫,而是自己的本事。」他沉默片刻,道:「没有陆婶婶的医术,没有阿璃。」

  陆溱观垂下眼帘,是啊,为了保住阿璃,爹死母殁,她在世间隅隅独行……

  「对不起。」贺关不舍地道。

  抬眸,四目相对间,她突然笑出声,觉得自己好幼稚,她怎么就怨上他了?还怨得理直气壮?她如此是非不分,真是可惜了爹娘给她的脑袋。

  「身为皇子不是你的错。」她终于肯自己说出公道话。

  「没保护好陆叔、陆婶是我的错。」

  「你是人、不是神。」陆溱观苦笑,这么简单的道理,非得直到今天、直到晓得他是糖果哥哥,她才愿意深思,人的偏见与主观真是可怕。

  「没有人应该为谁遭祸。」这份罪恶感,他始终背负着。

  「那就补偿吧,对我好,也对水水好,但……」她扬眉,脸上多了一抹俏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